乌龙茶与猹

墙头特别多,想到啥写啥,慎fo

【aotu/卡埃】关于一次见家长


*雷安,帕佩有,无差
*艾比的三个愿望一次满足
*内容很水,主题很尬,tag很多,还有错字
...

“喂,埃米,周五来我家吧。”
“为...为啥?!”
“就 ...见下我哥。”
“你哥??”
“嗯,那...说定了,周五放学一起走吧”
“等!我还没...”
没等埃米说完,卡米尔裹紧了围巾冲出教室,留着一脸复杂的埃米站在原地。
“喂,死衰仔!”一听到这声音,埃米背后都凉了,“都这种地步了呀...怎么都不告诉老姐的,不如带上我吧,听说他哥长可帅了”艾比使劲掐着埃米的肩“嗯?”
“啊—嘶,放手啦老姐!”

埃米纠结了一晚上,翻来覆去地想着,他们从相识到友谊到关系变得微妙,他以为他们在谈恋爱,巧的是他也以为,然后就开始变得说不清了,单纯的两人总是把一切说的太复杂,又实行地太过于天真。
他不知道怎么向两人以外的人说清楚他们的关系,更何况是对方的哥哥呢。

周五一打下课铃,埃米背上书包,打算直接拒绝卡米尔。见他哥,四舍五入就是见家长啊!小小的埃米这么一想就方了,完全没有准备好嘛!
还在犹豫的埃米突然背后冲上来两个人,把埃米加起来就往外跑。
“卡...卡米尔!!还有...老姐?!!”
“闭嘴啦,死衰仔!”
突然达成共识?!!

“好了好了我去,放我下来自己走啊!”被拐跑了二里地后埃米终于忍不住了。
“这就对了嘛!”艾比一松手,把埃米扔在地上,“麻烦带路啦小帅哥~”
“痛啊....”

“咚咚咚—”小心而整齐的敲门声,没动静。
“哥—我回来了”贴在门框上小声喊道,没动静。
“咣!”一脚踹在门上。
“哦卡米尔啊!”门开了。里头站着个高大的人,一头淡金扎成一大束马尾,刘海长得遮住一半眼睛,戴一堆耳钉,裤脚还卷的乱七八糟的,还笑的想个傻x。
“谁啊,蠢狗?”里面又出来一个白头发的人,扎的跟拖把似的。
“emmm”埃米扯了扯艾比的袖子,“姐,现在走还来得及吗?”

“进来吧,不用客气”卡米尔一把把俩人推了进去。
“随意坐,当自己家就行”一个裹着头巾的人一把把俩人按在沙发里。
“emmm”艾比扯了扯埃米的袖子“我觉得不行”

“咳...这我哥,雷狮”卡米尔用下巴指着那个头巾长的拖地上的,他左边站着金毛,右边站着白毛,旁边还捆着一个。
“佩利,帕洛斯,自恋狂”雷狮翘着个腿,大拇指朝身后逐个指着。
社...社会

“滚!”那被捆着的朝雷狮踹了一脚,然后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“可爱的小姐你好,在下安迷修”
“好恶心啊”艾比把视线从安迷修混乱的衬衣转移到对面四个人身上,“这四位....”艾比反手挡在嘴边凑近埃米小声说道,“一个比一个帅”
丢人,姐你走吧。

“这些人是...”埃米大声转移话题以掩盖艾比的声音。
“小弟”雷狮歪着头。
“那那个人为什么要绑起来啊”
“好玩呗” “滚”
“小弟犯错了也不能....”
“不是,他是嫂子”佩利打断了埃米。
“啊...这样的吗”埃米看着雷狮,他居然不反驳唉。

“这是埃米,艾比,埃米的姐姐”
“噢,原来是男的呀”
空气突然凝固,埃米竟无言以对。
“小伙子有前途”
“啥?”
“我哥说你长得可爱”
“不是,我意思是...”
“而且贤惠能干”
“什么?我是说...”
“要是能摸呆毛就更好了”
“我不是,我没有”
“是这样吧哥”
“嗯”
“好怂啊恶党”
被迫达成共识。

“那个...你好,我和卡米尔是同学”吓傻的埃米想挽救一下场面。
“噢这样啊,没事,谁还不是同学过来的”雷狮脱口而出。
“啊??”
“你的反应怎么都和傻狗一样蠢呀”帕洛斯笑着看着埃米,然后揉了揉佩利的脑袋“走吧乖狗,没劲”然后两人打着打着去了里屋。
“我也想走了”安迷修绑在椅子上一跳一跳地蹦到门口,又被雷狮拉回来“不行,回来”
埃米感觉气氛有点不对,这怎么继续下去。

“啥时候领证啊”雷狮沉默了一会再次脱口而出。
卡米尔面不改色。
“???”埃米懵了。
“不想结婚就别想了,就先谈谈恋爱好了”
“???”太尴尬了。
“那个...我觉得吧,我可能得回去写作业了,是吧,姐你是不是饿了,我还做饭呢,那个...我们先走了吧”
“别啊留下来吃晚饭啊,烤串”
“卡米尔是甜党,我姐减肥呢”
“好啦,知道啦”雷狮挠了挠头,“我又不是什么唠唠叨叨的中年人,真的是,喜欢就在一起嘛,把他牢牢捆在身边,是吧”
“滚”

最后埃米和艾比逃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,埃米走在回家路上想着刚刚发生的事,他们绝对都是明白人,卡米尔绝对喜欢自己,而且很明确地告诉了雷狮。是因为无法表达而故意这么做的吧,喜欢这样简单的事由被想的太过于复杂,又用傻的可笑的方法实行着。

回到家,屏幕就亮了,一条短信:埃米我喜欢你♡
我也是♡

围观了一切的人生赢家艾比:世道不好了,帅哥们都有男朋友吗...凯莉姐我想加入组织。

评论(11)

热度(1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