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龙茶与猹

墙头特别多,想到啥写啥,慎fo

【吸血姬×傀儡师】


黑色的身影在星辰之下的半空中前进着,枯燥的风景不断接受这声波,却没能挽留它停下欣赏。

听说蝙蝠的公主会在夜晚化身少女。

她突然看见桥边站着一位沉默的少女,纤细的腿踏着高高的木屐。

落了地。

她走近少女,背后背着巨大傀儡的少女暗淡的眼神注视着前方。

她问少女。

“汝为什么站在这里”

“我在等我的哥哥,他和我走散了”

吸血姬摇了摇头,人类总是这样可悲。

总是为了世俗抛弃上天赐予的温度。

她展开漂亮的翅膀,飞走了。

翌日的夜晚,依然平静的无趣,幸好明月高挂,云薄星稀,吸血姬饶有兴趣地向城镇的地方飞去,眼睛不经意看向桥边。

那少女仍站在那里,眼神木讷。

她听见鱼跃起践的水花拍打岸石,她走近她。

“汝为什么站在这里”

“我的哥哥...我和哥哥在这里走散了”

她轻轻跃起,坐在桥上,跃起的鱼躺在干涸的岸边,安分的鱼在水中静静看着它。

“何时走散的呢”

少女看了看冰冷的手指。

“不记得了...”

“那就快回去吧,这里不安全..”

哥哥说过...哥哥会保护我的,一定要...找到哥哥...”

少女平静地回答着。

人类总是执迷不悟的。

总是后悔于失去的一切。

一味挽回往往容易失去更多。

“汝是谁”

“我没有名字...”

“那就叫汝傀儡...傀儡师好了”

“唔...你呢”

“吸血姬...”

少女点了点头,眼神依然失神。

她倒挂在潮湿的洞穴里,暴风一次次撞击着洞口的石块,她听见暴雨的声音,她能想象树被拦腰折断,想象小鸟鱼儿的痛苦无奈,想象人类担惊受怕。

以及她。

自己少有的这样向凡人说着有的没的。

少有的提醒素不相识的少女。

最后自己亲手把她推进那座仓库了,那座闷热的仓库里,没有回头再望一眼。

人类的木房子是否也如同这洞穴般安全呢。

吸血姬闭上眼睛,与她何干。

雨过天晴,已经是三日之后了。

自然洗劫着大地,摧残了万物生灵。

也革新了世界,使其在一次次磨难中更加充满生机。

三日没有饱腹的她,一头青丝变得雪白。

晚霞的美丽令人迷恋却令人无法安心,她飞出洞穴。

踏着最后一声修补村庄的人们勤劳的声音。

她慌乱地飞向那桥,迫切地寻找那人的身影。

她看见她。

她看见她僵硬的躯体跪在破碎的桥边,苍白的手臂看上去受到风雨的折磨更加脆弱。

她看见她抚弄着破碎的傀儡,断开的红线落在地上。

“汝...傀儡师?”

“唔...”

“汝...”

“吸血姬...”

“嗯?”

“谢谢你”

“吾?”

“我明白了...我的哥哥...一直保护着我哦...谢谢你...我真是愚蠢...明明你都...”

“...”

“嗯?!”

吸血姬走近她,傀儡师衣服上站着湿润的稻草,发梢渗着水滴。

她猛的抓住少女的肩膀,露出漂亮的獠牙,对着圆润的肩膀,咬下去,獠牙缓缓扎进木头,没有温度的獠牙,潮湿的木头,冰冷的眼神对上那暗淡,渐渐的,傀儡师闭上眼睛,皮肤变得柔软,在獠牙的啃咬下渐渐渗出铁锈般腥的味道,不见本该出现的鲜红,关节渐渐变成蓝色...

吸血姬真是讨厌这蓝色。

胜于她的高贵,胜于她的神秘。

吸血姬也狠透了这个少女。

明明如此是如此弱小的人类啊...

明明是没有温度的傀儡啊...

在同样冷血的自己面前...

却温暖的让自己如同受了迷惑,不禁想要接近听着她迷茫的语气,不禁想要保护她脆弱的躯体,拥有那比鲜血更加诱人的...

是名为[生命]的东西吗...

又或是...[家人]...[哥哥]...[保护]...

吸血姬拔出獠牙,少女肩膀的圆润又神奇地复原。

她抬起头望着逐渐暗下的夜空。

沉默许久。

再次低下头。

巨大的蓝色傀儡漂浮在跪坐着的傀儡师身后,蓝色的线将彼此紧紧相连,如同流动着生命,平凡的壮观,傀儡巨大的手环住她,她真切地闻到少女温柔的气息,真切地感受到少女心脏的炽热。

她看着着几乎完美的脸,轻轻亲吻低垂的眼眸。

少女的手附上自己的手。

“吸血姬...”

“谢谢你...”

“我已经找回哥哥了...”

“哥哥说...”

“是你保护了我...”

“哥哥说...”

“这叫做[幸福]”

“兄长还说了什么...”

“哥哥说...”

她没等少女说完,轻轻附上少女的嘴唇,少女迟疑了一阵,温柔地给予回应。

“[爱]”

最后一句,没来得及说出口的,被轻微的,小心的,永远永远的,存在那颗扑通扑通的心脏里。
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28)